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他硬了
    袁梦对四校联考的事情怨念很深,这种担忧纯粹是因为她妈妈答应了她考得好就同意她国庆去韩国玩。
    温梨并不知道袁梦难过的点是担心四校联考难度增加,导致她去不了韩国,没法体验当地最着名的医美技术。
    所以从体育课宣布大家自由活动开始,温梨就在想怎么和袁梦解释一下,告诉她自己其实私下里有和裴知序讨教学习,但并不是出于故意避开四人小组偷偷学习这一本意。
    男生们刚听到解散那会儿,就自发分成了几波,大部分都集中在篮球场场地,挑选好习惯用的篮板,而另外一小撮人则和低年级的学弟们组了场足球局,踢起了比赛。
    裴知序哪边的局都没参加,从刚才下课他就注意到温梨的情绪不太对劲,看起来像是有心事。
    两人在学校里很少说话,一来是他俩的座位相隔较远,裴知序实在找不到那样多的理由频繁跑到前排,二来是温梨的性格内向腼腆,最近几天在微信上好不容易和他说话多了些,他有点担心若是在学校他关心的太过,说不定会像上次那样适得其反,不仅又叫回他班长,连带着微信上也开始和他保持距离。
    所以他只是隔着几步远地站在她身后,并不出声打扰。
    温梨低着头穿过塑胶跑道,脑袋里不停预设着袁梦听到她话的反应。
    是生气?失望?还是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心里开始把她划分为同学1号?
    她来十一班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袁梦,是这个时常充满元气,活泼外向的女孩让她对换班后的生活有了一点微小的期待。
    温梨做好了坦白的准备,她掏出手机,想要问问袁梦在哪儿。
    但聊天的对话框还没打开,忽然从极其遥远的人造草坪上传来一声惊慌的呼喊。
    “温梨!快躲开!”
    温梨茫然地抬头去看,湛蓝的天空下有一颗飞旋着的足球划出一条长弧线,朝她的方向砸来。
    黑白相间的球体不止带着高空下落的重力势能,还积蓄了球员最初赋予它的动力。
    温梨睁大了双眼想往后退,刚转过身就碰到了几步上前走来的裴知序。
    撞嵌进裴知序怀里的温梨呆愣在原地,那颗罪魁祸首的足球砰砰几声在她身后弹跳落地。
    她闷头撞过来的力道不小,刚才甚至还听到了手肘骨咚的一下磕到他胸膛的声音。
    温梨想和他道个歉,但一抬眼看见他清俊的脸和墨黑的眼睛,脑袋里忽然就空白了起来。
    不远处踢球的男生三三两两跑来询问,温梨突然意识到两人姿势的暧昧,往后挣扎着小退几步想要拉开距离。
    但她并没成功。裴知序握着她的手臂没松,垂眼看了下两人的中间区域,而后亦步亦趋地跟着她迈了一步。
    “温梨!没事吧?没砸到你吧?”
    有男生想要走近询问,可看见裴知序和温梨贴的这样近的站位,连带着声音都充满了好奇。
    “温梨……?你还好……”
    “我没事的!”温梨挣不开裴知序的力道,也摸不清他为什么突然这样非要跟紧了自己,只好佯装是碰疼了手腕,转头向几步外的男生解释,“我没事的……就是手腕稍微扭了一下,裴知序在帮我看。”
    男生仍是疑惑地捡起足球,他实在是想在两人身上看出些什么猫腻,但温梨坚定的好像要入党一样的表情,让他终是悻悻转了身,并在转身前朝她说了句对不起。
    握在她细腕上的手放了下来,裴知序侧头一偏,喉结滚动,这一次他无法面对温梨单纯美好的目光。
    “温梨……可以稍等一会再走回去吗?陪我在这里待一会儿。”
    裴知序的嗓音有点哑,像是在极度忍耐下发出的声音。
    温梨点点头说好,视线不自觉地向两人之间的空地去看。
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,她认真地问道,“裴知序,你还好吗?”
    裴知序校服下的腰腹肌肉紧绷,此时此刻他很想如实回答温梨的关切。
    告诉她这会儿的感受并不太好。
    因为温梨撞进他怀里的那一刹那,少女柔软的胸口也隔着薄薄的布料,贴到了他的身上。
    很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的是:他硬了。
    作者有话说:快要上肉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