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好热 yu sh uwu.b iz
    八点多的岚市气温舒适,走在小区里还能闻到浇灌过草地后散发的青草香,温梨在手机上给袁梦回复完消息,踩着地上晃动的斑驳树影往门口走去。
    腕上的手表显示是8:20分整,温梨转过弯抬头,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裴知序。
    这是温梨第一次见裴知序穿便装的样子,不远处的男生穿了件灰色的半袖帽衫,配一条黑色的工装裤,脚踩一双白色板鞋,此时正单手插着口袋,低头在手机上按着什么。
    像是察觉到了她注视的目光,裴知序停下按键的动作,抬起眼来。鮜續zhàng擳噈至リ:yus hu w x.com
    清早熹微的晨光落在他浓黑茂密的发顶,洒坠在男生宽阔且平直的肩上,温梨还没想好今天的开场白,裴知序已经迈步朝她走来。
    他肩上斜挎着一个黑色的休闲背包,背包带从他胸前斜束而过,将衣料压向他缓缓起伏的胸口,在阳光的照射下,似乎勾勒出了少年人清健的薄肌。
    温梨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眼,声音很轻地问,“等很久了吗?”
    裴知序看着身穿浅色连衣裙的温梨,弯起了唇角。
    “没有等很久。”
    他回答的自然,笑容也带着大男孩的干净温和,疏落的阳光这会儿慢慢移动到了两人身边,将他黑曜石一样的眼睛映的发亮。
    温梨有一瞬的失神,慌忙说道,“公交站就在前面,我们先去那里等车吧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裴知序点点头,把手机装回口袋。
    余光看见他放手机的动作,温梨想起他抬头看向自己前似乎正在发消息,她想了想,主动说道,“刚才你是不是发消息在忙?我们到图书馆时间够的,这里有树荫,等你忙完再走也来得及的。”
    裴知序转过头,笑了下,“没事,是韩子赫问我出没出门。”
    “哦。”温梨也想不到什么别的话题,只好默默地继续走路。
    两人在站点等了没多久便等来了车,原以为周末清晨的公交并不会有很多人,可隔着窗户看到车厢里满满站着的人群,温梨还是愣了愣。
    上了车,拥挤的人群让她脚下挪不动半分,温梨只好乖乖抓着头顶的扶手,尽量不让自己跟着车身起步晃动的动作撞到旁人。
    当然,更重要的是不要撞到身后的裴知序。
    裴知序个子很高,手握垂下来的拉手反而不好借力,所以此时正抓握着她头顶的横杆。周围并没有多余伸展肢体的空间,所以那点浅浅的清爽洗衣液味道便渐渐将温梨包围。
    因为有不少领着孩子的家长,车上并不算很安静,可即使是在这样吵闹的环境下,她还是能听到裴知序平稳的呼吸。
    今天真的好多人呀,温梨这样想着。
    正当她想找个话题,和裴知序聊些什么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时,头顶冷不丁落下了他的声音。
    “我刚才听旁边的人说,今天好像是在科技馆有什么活动,不少小学组织了学生和家长一起去参加。”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大,是恰好两人都能听见的程度,这会儿又因他微微低头迁就的动作,低低地灌进温梨的耳朵。
    温梨红了下耳根,回答的声音很轻,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
    话音落,右手边的阿姨转身下车,温梨感觉到一股力量正带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走,胳膊被硬生生扯了大半,她隔着密匝的人群看过去,才发现对方手提袋里装着的挂钩钩到了她包上的玩偶装饰。
    “阿姨……稍等一下,这里挂住了。”
    温梨提了点声音,而已经挤过一个身位的阿姨也恰好回头,看见两人纠缠在人群中的装饰和挂钩,不由得马上转身,笑着说,“我就说怎么感觉越走越沉呢,原来是挂了个小姑娘带着。”
    温梨脸皮薄,也不知道回句什么好,心里又担心耽误阿姨下车,忙低着头把自己的玩偶挂件和对方的挂钩分开。
    “我帮你拿着包吧。”裴知序看着她把挂件位置重新摆顺,低头说道。
    “不用的……还有两站就到了。”温梨握着包带,抿抿唇回。
    车身的后门哗啦一声关上的时候,她的肩膀上明显一轻。
    温梨低头,看见裴知序已经拎起了包带减轻她身上的重量。
    她包里装的书本不少,又因为单肩的缘故坠的肩膀有些发酸,这会儿忽然没了负担,让她不由得下意识抬起手揉了下肩肉。
    这小动作没逃过裴知序的眼睛,“你背着太沉了,我拎一会儿你缓一缓。”随后便把包彻底从她手臂上拿下来。
    “谢谢……”温梨说完,脑袋里忽然想起上次他拎自己书包提手的那一下。
    热着的耳根直到下了车才缓解好些,看着轻轻松松帮她提着单肩包的裴知序,温梨清了清嗓说,“我缓好了,还是我来拿着吧。”
    距离图书馆还有一小段步行的距离,温梨不想再麻烦他,更何况男生手里拎着明显女性化的单肩包,路人肯定会觉得违和奇怪。
    裴知序闻言看了过来,温梨注意到他的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到了肩膀。
    “我拿着就好,你肩膀已经被压红了。”
    他声音清冽,从晨风中传来尤为好听。
    温梨愣愣地低头顺着他的视线去看。
    果然,细细的连衣裙肩带旁有一条又深又长的红印。
    她抬起头,看见裴知序看向她的眼睛,黑亮的眸子里是只有她小小的投影。
    一种奇妙的感觉从心底升了起来,温梨不知道那是什么,她只知道,今天的天气温度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再高上一些。
    不然,她为什么总是会觉得面耳发热。